《阴阳师》:大公司之躯体,独立游戏之精神

2018年9月《阴阳师》迎来二周年

文/詹腾宇

01

《阴阳师》爆火前后:大公司躯体+独立游戏精神

目前理论上最健康、最有可能诞生好作品的游戏制作组合,是「包容的大公司+有独立游戏精神的制作团队」。

前者保证了相对充裕的预算。若非如此,《阴阳师》早期原画师们的大量创作、梅林茂无可替代的配乐,以及杉山纪彰、钉宫理惠、泽城美雪、铃木达央等一众王牌声优的加盟便无从谈起。后者能让团队保持自由度和自省奋进的精神,更可能把游戏做成艺术品。

《阴阳师》最初并非网易公司战略级产品,但受到网易游戏庇荫。「和风妖怪文化」的主题曾备受争议,许多人认为这是「肯定不会爆」的方向。但《阴阳师》制作人金韬坚持最初想法,舍弃《阴阳师》原着小说的思路,定下「打造一个让年轻人喜欢的阴阳师世界」的想法。

SSR式神酒吞童子、茨木童子

团队最初的9个人在近20个月的开发里天马行空:精巧的场景UI、音乐音效,酒吞童子、茨木童子、大天狗等后来人气爆棚的式神,便在网易大厦三楼会议室热烈的讨论声里诞生了。

《阴阳师》走红两年,金韬最怀念的反而是最初这种「亡命天涯的勇敢」,是手头只有平安世界、阴阳师、妖怪等核心食材,美术、音乐、剧情、声优等重要调料的情况下,自由烹制的畅快感觉。

金韬一次与日本某合作方会面,对方盛赞《阴阳师》的意境与情调不俗,随后如是评价:「不像中国游戏的制作。」这句话听来并不直接,但确是对国产游戏的一种难得的褒奖。在当下国内游戏市场整体制作粗糙、一心追快钱的时代,如果厂商不只关注生存与逐利,完善玩法之余还有亮眼创新,有提升艺术性和品质感的细节,便属难得。

SSR式神鬼切绘卷图

《阴阳师》前期用户规模预测结果是5000万用户盘,但在2016年9月正式上线后迅速冲到AppStore榜首,并席卷海内外市场,用户数突破两亿。水准之上的美术与音乐、强悍的声优阵容、具有文化陌生感的题材,以及「满朋友圈晒式神」的社交引爆,满足了玩家故事化、个性化和收集三种诉求,让《阴阳师》成为当年的话题性游戏。

上线即爆红,制作团队喜忧参半。游戏世界观和剧情需要快速叠代,随之而来的「业原火事件」让团队陷入反思。金韬清醒地认识到,事件表象是部分玩家利用游戏bug违规获利、影响平衡,实际上是《阴阳师》爆火后对内容的高速消耗,以及小团队无法满足快速更新带来的质量问题。自此,《阴阳师》团队迅速扩建。金韬只是反覆强调一句话:「大胆去做能打动人的东西,不要中庸」。

《阴阳师》场景原画·结界皮肤「狐梦之乡」

金韬认为,《阴阳师》游戏创造的最大价值是在手游框架下,坚持对世界观和剧情的丰富与完善,并因此收获了玩家对游戏热忱的爱。爱的种子是在做角色情感化设计时种下的:制作团队会预判「未来用户会如何追逐这个角色、各个圈层会对这个角色做哪些解读」。当这种爱成了羁绊,就是核心玩家乐此不疲、老玩家时常回归探视的关键。

据《阴阳师》官方统计,游戏超六成用户年龄在24岁以下,男女比例接近1:1,属于女性用户占比较高的游戏产品。金韬在游戏发行之初对用户群体的想像得到验证,也侧面证明了近年「得女玩家得天下」的手游市场趋势。

《阴阳师》在海外铺路的实验,也带动了网易游戏的后来者如《荒野行动》《第五人格》的顺畅发行。它在日本下载榜、许多英文区国家游戏畅销排行榜都曾登顶,在台湾、韩国和东南亚地区也有很好的成绩,金韬认为这是一种对民族自研产品的自信,「以前会觉得往海外高不可攀,现在都更敢于往外一试」。

《阴阳师》与《犬夜叉》IP联动

02

虚拟偶像:打破偶像的次元壁

Chris是《阴阳师》首批核心玩家,参加过游戏组织的玩家座谈会,玩多了,对网易「佛系认真+妙手偶得」的风格颇为认同,干脆进了公司。在没有刷出SSR的日子里,「茨木的立绘是我继续玩下去的强大动力」。

Chris的观点与许多「为角色而游玩」的玩家相似。一幅精致帅气的立绘,一个魅力满值的式神是坚定不移的游玩理由。「偶像」一词从来就不分次元,玩家Re_Tomie认为粉二次元偶像有一个巨大的优势,就是可以「放心地爱」,「纸片人不会有负面新闻,也就没有人设崩坏的危险」,同时可以制作同人作品,满足种种额外的幻想。在Re_Tomie身边,《阴阳师》已经成为一种共同文化,「男生喜欢打游戏,女生喜欢搞同人」,大家玩式神、追式神,各得其所,自得其乐。

人气式神大天狗、玉藻前、酒吞童子

二次元偶像的威力,在早期的初音未来等二次元歌姬、《阴阳师》许多人气式神如大天狗、茨木童子、酒吞童子、玉藻前等身上都能发现,他们拥有粉丝基数庞大、活跃度高的独立应援站,在式神年度总决选等活动中,数百万玩家自发为心爱的式神应援,并围绕式神创作海量高质的同人作品——这一切与三次元偶像的待遇无异。

虚拟偶像大天狗在上海梅赛德斯·奔驰文化中心首演

《阴阳师》的人气角色大天狗在今年7月的BML-VR演唱会上出道,是《阴阳师》虚拟偶像计划的一个序幕。官方公布信息,粉丝热情响应,社交平台形成的自发应援,次元壁不再高耸,一切驾轻就熟。

网易游戏对《阴阳师》的人气式神有更多的期待,式神的价值不局限于玩家间的自娱,还有切入大众圈层的场景:大天狗与茨木童子跨界代言广汽丰田的致享、致炫汽车,此前雪女成为宝洁首位「二次元大使」为冬奥应援,「为崽而战」游戏活动众人气角色联动了包括海尔、奥利奥在内的18个知名品牌。

从二次元的游戏角色到一个具有影响力的「社会人」,虚拟偶像正在勾起市场和消费者更多的想像力。

03

IP构建之下的「和风妖怪大宇宙」

「品牌一旦打造,就会成为超越形体的永久存在。」在《阴阳师》上线之初、微博话题三个月便达到22亿的爆红期,金韬便有此展望。

手游推出两年后仍有可观的粉丝数量并具备多线衍生的发展态势,非常不易。《阴阳师》之后,角色相同、玩法不同的MOBA新作《决战!平安京》推出,以「和风妖怪大宇宙」为核心的泛娱乐内容企划也陆续启动。

网易游戏高级营销总监贾海漠认为,这种品牌意识和衍生铺垫要追溯到游戏的测试阶段。「我们发现第一批测试玩家对《阴阳师》世界观的认可度非常高,包括游戏剧情、美术风格设定、人物间的羁绊和角色心理层面的深度认同。」据伽马数据2018年年初测算,《阴阳师》的IP价值已达468亿元,其中已创造收入逾百亿元。网易游戏採取了开放灵活的运作模式:由网易组局,引入更多领域的团队资源,秉持「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」的理念打造IP内容与产品。

网易游戏与日本奈尔可集团合作的《阴阳师》音乐剧

网易游戏在IP运作上宽进严出,广泛开放《阴阳师》IP的使用权,同时严格把控IP授权产出的作品质量,确保作品具备行业水准之上的品质。「我们期待的合作伙伴,一类是在泛娱乐内容制作和IP经营相关领域有扎实基础和丰富经验的团队,例如具备一定实力的动漫工作室、舞台剧公司等;另一类是和我们有共同愿景的投资伙伴,大家有意愿一起携手在这个行业内做长远布局,共享经营成果。」

《阴阳师》音乐剧在日本及中国巡演

金韬则从内容角度考虑了各种表现形式的走向:「游戏适合结合视觉去讲故事,TV动画适合心流体验型故事,电影适合剧情叠代三段式故事,泡面番适合打发时间的小段子,漫画适合剧情丰满的故事……」每一个分支,都是完善他构建的「幻想平安世界」的砖瓦,也是让这个世界更为饱满的再创作。

目前,《阴阳师》官方漫画在网易漫画平台更新日人气榜均稳定前三,在腾讯动漫平台评分高达9.6分,全网点击量已超6亿;与日本舞台剧公司奈尔可共同打造的音乐剧《阴阳师》~平安绘卷~于今年3—4月在日本东京及中国深圳、上海、北京三地巡演共34场,泡面番《平安物语》第一季在哔哩哔哩的总播放已经超过2000万次,获2018年bilibili

Moe动画角色人气大赏的国创动画双冠军。

《平安物语》获2018动画角色人气大赏双冠军

《阴阳师》官方漫画人气破6亿

同时,《阴阳师》扶持的同人改编泡面番《百鬼幼儿园》也在哔哩哔哩播出。同名TV动画、真人大电影、真人网剧也在筹备之中。「从内容上说,我们希望《阴阳师》的IP衍生作品之间基于一个统一的世界观,延续游戏一直以来的高品质,满足不同领域和圈层受众的娱乐需求。但每一种衍生的内容形态,都不能单纯地消耗IP已有的内容,而是要不断用其他衍生形式,去丰富IP的血肉。」贾海漠表示。

少年晴明与白藏主

《阴阳师》足足火了两年。如何评价这款游戏?

它是中国游戏史上一个有价值的样本。它既轻(抽卡玩法)又重(游戏耗时),既大(总用户)又小(独立游戏精神)。它在应对暴增的用户体量时的自我调整和应对策略,值得业界复盘参考。

它取材于日本妖怪文化,且有媲美世界一线制作的品质感。它与日本诸多三国题材的经典单机游戏(如《三国志》系列)的意义相近:取他国文化,成自家一格。它证明了文化作品在世界唯一的共同语言,是美与用心。

它是在小巧的手游框架中做出宏大气象的作品,是速食主义当道的大环境中从不妥协的清流。它从独特题材、小众人群切入,在美术、声优、音乐等方面不计成本的投入,得到了艺术性和商业市场的共同认可。

它是手游IP化的优秀践行者,在游戏之内扎根生长,在游戏之外伸展枝桠。它情感化设计的把控、音美声集体高水准、包容的大公司土壤、具有独立游戏精神的团队,难以被完全复制。

金韬曾说:「只要历史记下我们千分之一的人,未来就会充满我们的事迹。但,直到那天到来前,我们会继续奋斗到最后一刻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