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马克思佩恩3》才是Rockstar最好的游戏

Rockstar在2012年推出了《马克思佩恩3(MaxPayne3)》,这款游戏故事的复杂性令人称道,但实际上,本作的故事在其他许多方面也是具有颠覆性的。玩家扮演的是英雄角色马克思,他在进行每个任务时都有着明确的目标,比如运钱、干掉警长亦或是解救女孩等等。而事实上,他的每一次任务都失败了。

例如在任务二中,法比亚娜被绑架了;在任务三中,坏蛋成功地携款潜逃了;在任务五中,绑匪逃跑了;在任务六中,罗德里格被杀了,等等……游戏中的主角,尤其是那些手中着拿枪的肌肉男,通常都是使命必达的。他们都非常可靠,拯救世界也是家常便饭,马克思也希望成为这样的人,但显然这次他又失败了。Rockstar的其他作品中也有很多不完美的主人公,比如老崔和尼克,但与马克思的失败不同,他们都获得了最终的成功。

这些说话粗鲁,举止暴力的主人公总是能满足人们对于力量的幻想,但马克思在这方面则未免显得有些外强中干。游戏中角色的外形和衣着往往注重于表现张扬和华丽,这也是玩家们所追捧的。很少游戏有像《凯恩和林奇》中那种破烂的黑帮套装,或是《黑色洛城》中那种整洁的条纹西装和干练的发型。但如果你仔细观察就会发现,马克思的外形经过了精心的设计。

在罗德里格的办公室里,马克思穿的是一件褶皱的亚麻衫,而在运动场时他穿的是一件宽松的衬衫。这些小细节会烘托气氛,增加玩家的代入感。那套皱巴巴的灰色衣服,让玩家感到马克思真的还处于宿醉之中,在强忍着疲惫作战。而任务五中他在足球场穿的那件衬衫,之后也逐渐的被汗水浸透,贴在了马克思的背上,这些细节让游戏的故事和环境显得格外真实。

实际上,《马克思佩恩3》的战斗也十分的紧张。游戏中着力地表现出天气的炎热,让玩家始终盼望着快点结束战斗,然后去唿吸一下新鲜空气。这更使玩家在战斗时感觉到无暇喘息,甚至有些幽闭恐惧症。而当马克思穿着满是汗渍的背心离开宾馆时,你甚至能闻到他周围的气味。这样的细节让我得到了一个与常识相反的结论,Rockstar最擅长的是有线性剧情的短篇游戏。《侠盗猎魔》很精彩,《战士帮》和《马克思佩恩》也不逞多让,在我看来这些游戏才是这间工作室做出的最佳游戏。

考虑到Rockstar因旗下的开放世界的犯罪游戏而闻名,能开发出这样结构紧凑的游戏想必是克服了很多的困难。也许正是因为这样,《马克思佩恩3》的销量才会不及那些Rockstar游戏。《马克思佩恩3》的销量为400万套,刚刚够收回开发成本。不过我倒是希望Rockstar多做一些超乎玩家意料之外的作品,因为在Rockstar脱离了固定的模式且不受玩家的意愿左右的时候,他们往往可以做出一些非同一般的作品。

《马克思佩恩3》的战斗有三个突出的特点:首先,每场战斗都经过了设计。玩家知道敌人会从哪里攻过来,也知道自己应该在哪里防守。如果将视角向下移,镜头还会拉远,便于让玩家观察周围的掩体和环境。但在一款开放世界的游戏中,战斗就无法做到这样细致的规划,游戏的战斗也会因为游戏本身的特点而变得松散而杂乱。

《马克思佩恩3》不仅是带着玩家从一个场景到另一个场景,而是故意让玩家的注意力不停地往来于各个场景之间。让敌人带着人质跑向屋顶,在塔楼上安置狙击手,让敌人们沖向跑道。Rockstar善于使用这种简单的方式来引导玩家,他们已经尝试使用这种手段很久了,一直可以追溯到《侠盗猎魔》。他们让玩家和敌人同处于停车场中,然后发给玩家一个塑胶袋。

第二点,游戏的战斗气氛被很好地表现。《马克思佩恩3》说自己有着热门游戏中最好的原创音乐,虽然这未免有些自夸,但《马克思佩恩3》的配乐至少可以说是洛杉矶乐队HEALTH自己的最佳专辑。很多射击游戏都意识到,想要结合暴力刺激的画面,进一步调动玩家的热情一般可以通过雄壮的交响乐,或者干脆没有音乐。在游戏的最终战斗中,Rockstar很明智地使用了《TEARS》和《MAX:FINALE》这些配乐。

Max已是浑身湿透、精疲力尽了,但他的意志依然坚定。当音乐响起,玩家能够感到他的疲倦。而随着音乐变得激昂起来,玩家也会自觉地进入战斗状态,为了胜利而拼尽全力。《传送门2》中的音乐会随着谜题的解开而逐渐变得复杂,如果说这样的配乐是为了反映谜题被逐渐解开的过程,那么《马克思佩恩3》的配乐则纯粹是为了调动玩家的情绪。随着剧情的发展,游戏的音乐也会适时的变得低沉和高亢。这也是Rockstar更善于非开发世界游戏的另一个佐证。

最后一点,《马克思佩恩3》的战斗反映了人物的性格。游戏中的暴力场景通常都是穿插在故事之中,是供玩家操作的部分,因此游戏世界中很少会反映这些事情。比如在《荒野大镖客》中,镇上的人不会在意主角手上的几百条人命,他们只会要求约翰去干掉比尔·威廉森。但游戏中的马克思就是他自己,在《马克思佩恩3》中,小心地藏在掩体后面往往会让你在战斗中吃亏。更好的战斗方式是自杀式地沖向敌人,利用飞扑触发慢动作模式。

考虑到马克思一直在消极地说「没什么可留恋的」,和他孤独萎靡的状态,以这样一种不怕死的方式战斗而可以收到奇效,也可以说是游戏对人物性格的一种真实表现。在这款宣扬男性力量的游戏背后,有着射击游戏中少见的细腻且完整的故事和设定,这也是Rockstar的其他开放世界游戏所不具备的。我之前一直认为Rockstar在写作上有所欠缺,但现在看来,这可能与所制作的游戏的类型有关。通过《马克思佩恩3》这个故事更线性,场景更有拘束的游戏,Rockstar终于展示出了自己真实的本领。